生活指南 > 教育宝典

“注重表现和注重爱的家庭有何不同?“ 访谈邵阳,从Fremont 学区委员到市议员

文章来源 : 相约晓霜 2019年02月06日 分享文章 2782

 

邵阳博士近照(照片由邵阳提供)

 

写在前面

 

最近我采访了新当选的 Saratoga 市议员赵燕,那篇文章(访谈趙嬿) 刚发出,几位朋友同时建议我采访一下另一位11月新当选的市议员,菲利蒙(Fremont)的邵阳博士。他们告诉我许多关于邵阳的感人故事,以及这次选举开票前惊心动魄的几天几夜。

 

通过两位朋友跟邵阳联系上,他爽快地接受了我的采访。感谢邵阳博士在百忙中和我分享了他从学区委员到市议员的心路历程。

 

星期天上午接受了我的采访后,邵阳马上要赶去参加下午由爱飞扬中文学校 (IFY Chinese School) 和慕主先锋教会(FRCC) 联合举办的“启动人生潜力”的演讲和分享会。

 

为了更多了解邵阳和他向青少年及家长传递的信息,我也参加了他的演讲和分享会。我把这些意外的收获,也分享在文章最后。相信你一定会和我一样,从他的分享中受益良多。

 

 

 

被采访人|邵阳

采访人/撰稿人|晓霜

 

* * * * * *

 

Q:您是真正的学霸,中科大本科,哈佛化学博士,生物医学专家。您是北加州第一位大陆移民背景的民选官员,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出来参政的;几年前怎么会想到出来竞选菲利蒙的学区委员?

 

A:在美国求学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非常幸运能够得到最好的教育,一直心怀感激,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回报社会。刚开始的时候,我回报社会的方式就是去献血,我每年都献血。20多年来我一共献血17,000 cc,相当于一个成人身体血液的三倍。

 

参加学区委员的竞选要从我陪伴两个孩子一起成长,参与社区服务开始说起。 2010年,当时我的两个孩子正处于青少年时期,我们住的地方每星期五晚上有一个青少年的聚会,我当了成人辅导员。因为我们都是基督徒,我问这些学生,有什么需要代祷的事项,我们可以代为祷告。我发现每个孩子,无一例外,都是希望祷告学习成绩好。后来我发现这些孩子的学习压力非常大,家长也非常焦虑。那时我就希望一方面能够帮助孩子减压;另一方面,希望能帮助家长建立一些正确的教育理念,所以我就开始参加一些学区的活动,最主要是出于对青少年心理健康的一种关切。

 

2012年,吴苇女士,我们学区的一位学区委员决定不再参加连任了,她鼓励我去参加学区委员的竞选。当时我知道这个工作实际上相当于义工,而且往往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你会遭人抱怨,津贴补助少得可怜,连最低工资都不到。我跟我太太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出来竞选学区委员。

 

吴苇女士也是一位基督徒,她让我再考虑一下,倾听内心的声音,对于我们基督徒来说就是听从神的带领。后来我还是决定出来参加竞选。特别值得纪念的是2012年8月9号,当我到我们所在的县 (Alameda County) 去登记参选的那一天,正好是我信主20年的纪念日,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冥冥之中感激神的带领。

 

我第一次出来竞选学区委员失败了,因为没太多人认识我。后来我就开始致力于服务社区,真正地开始做义工;走访学校,了解学区的操作;联络师生家长,了解他们的需求;也让更多的人了解我。2014年我再次出来竞选学区委员,就被选上了。现在我是学区委员会的主席。

 

Q:您在菲利蒙当学区委员的四年中,主要的成绩和贡献是什么?

 

A:我当学区委员的四年中特别自豪的是两方面的工作:管钱和管教材。

 

第一是管钱作为学区委员一个非常重要的职责就是如何很好地管理、合理地使用州政府的教育拨款和纳税人的钱。我刚上任时,菲利蒙市正好在2014 年6月通过了一个 6.5 亿美元的E提案债券,用于重建学区,把五所 Junior high 变成 middle school,也就是把原来只有七、八两个年级的初中变成现在有六、七、八三年的初中。

 

特别自豪的是,四年来我一手负责和参与这项工作,从投标、建校舍到审核,目前为止,费用方面完全在预算中;而且施工进度也是完全按期进行。 现在五期已经完成了两期。我是非常谨慎、准确控制各项开支,以确保预算和工期在计划内顺利完成。

 

第二是管教材。我上任后,共同核心 (Common Core ) 教材正在修改。在这个修改过程中,我们就坚持一个“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我倡导要给学区的尖子学生创造数学的最快班,当时受到一些阻力。但是根据一些家长的呼声,还有部分老师的支持,我们还是做成了这件事情。

 

邵阳在学区委员会议上(照片由邵阳提供)

 

Q: 可否具体谈谈,你们是如何 “因材施教”的?

 

A:如果把共同核心教材的进度当作标准的 “普通班”,这是第一个通道(1st pathway), 我们保留实行共同核心教材前的进度 (2nd pathway)和原先的快班 (3rd pathway)。在这三个通道之外,我们又加了第四个班 (4th pathway), 可以叫特快班,这是为一些数学特别好的学生设置的,可以让他们在八年级后的暑期班完成几何的学习。

 

当时还有一个州政府的 NGSS(next generation science standards)项目,但是还没有课本大纲,各学区都在摸索之中。学区提出高一只开设物理课,高二开生物和化学,这样有些学生就觉得太晚了,后面的压力特别大。一方面是为了帮助孩子减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帮助学生准备升学和考SAT,我们同时推出两套系统,高一的时候,学生就可以上物理或生物。

 

我所强调的是因材施教,根据孩子的特质和进度学习,也是为了给孩子减压。这样的话,家长不需要让孩子到外面去上补习班。另外我通过讲座,同时面对家长和学生,这样能够让他们了解学生的学习和要求,目的也是为了让学生更好地得到家长的支持和配合。

 

Q:Fremont 的 Mission San Jose 是华人积聚的好地方,听说家长送孩子到外面去上补习班是很普遍的现象,教材和课程改革可以改变吗?

 

A:我们知道有一些直升机家长,他们逼孩子上各种补习班,他们给孩子的是压力而不是能力。我们需要让家长明白,我们强调要给孩子学习的能力和动力而不是压力。

 

如果孩子有这个学习能力,他们感到在学校学的太简单了,家长让他们学习更多的内容,让他超前学习,这能理解。我们开了“特快班”,可以帮助这些学生。如果孩子基础比较差,上普通班还是很费劲,那么就不必急着进快班。我们希望学区可以为不同程度的孩子提供不同的课程,不仅仅是照顾中间的学生,也可以照顾到两头的学生。

 

Q:您曾获过“治理大师”、“社区英雄”的称号?您是怎么获得的?

 

A:我当学区委员后,参加并完成了加州校区委员联合会的“治理大师”的课程。他们鼓励学区委员去上这些课,其中有技能的培训;法律知识的学习;了解学区工作的公开性和它的公正性,完成了这些课程就可以得到“治理大师”的荣誉称号。我去上这些课主要也是想通过这些培训提高自己的知识和技能,这样我就得到了“治理大师”的称号。

 

“社区英雄” 是加州众议员朱感生设立的一个奖,每年授予服务社区的人士这个称号。根据我作为学区委员所做的工作和贡献,2017年我获得“社区英雄”的称号。我感到很荣幸能得到这个荣誉,当然也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邵阳和他的支持者(照片由邵阳提供)

 

Q:可否谈谈您的家庭教育模式和您的教育理念?

 

A:我们知道有些家庭是“爱的家庭”;有些家庭是“关注表现和结果的家庭” (performance oriented family)。

 

 

注重表现的家庭和注重爱的家庭是完全不一样的。注重爱的家庭,孩子就有安全感,有被接纳感,父母的爱是无条件的。注重表现的家庭,你要表现好,家长才会爱你,爱是有条件的。我们发现这些孩子在心理上、在情感上表现也会非常不一样。今天下午我的讲座会谈到。(见文后更多信息)。

 

我们大多数华人家长都是出身于注重表现的家庭,包括我自己。

 

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弟弟,父母总是把我们两兄弟作比较,墙上挂着我们的成绩表,上面写着我们的名字,每一科考试的日期和成绩,他们会进行比较,谁成绩好谁就有奖励。谁得100分就可以赢得一颗巧克力糖,当时巧克力糖是非常稀有的东西。

 

我们兄弟俩同岁,开始在同一个班上学,后来父母到学校要求把我们俩分到不同的班,原因并不是怕老师分不清我们俩,而是他们觉得每个班只能有一个第一名,父母希望我们两个人都能得第一名,这样就把我们放到同一年级不同的班上学。

 

这种教育方式给孩子的压力很大,而且会产生一种强烈的竞争意识,对家长都是报喜不报忧,希望自己能用好的成绩得到父母和外界的承认

 

到美国后,我意识到这不是最健康的家庭关系,充满爱的家庭环境才是最健康的。对孩子的爱应该是没有条件的。这样我就希望在自己育儿的过程中有所改变。这也是我自己从不断学习、感悟、体会中慢慢得出来的一些教育理念。

 

我的一些教育理念和育儿体会,都是在陪伴孩子长大的过程中,甚至孩子离家后,我才慢慢地感受到和学到的,所以我也特别希望能跟其他年轻的家长分享。

 

Q:您非常低调,听说您家两个孩子都非常优秀,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两个孩子的成长过程?您和太太是如何帮助孩子的?

 

A:我全天工作,太太是全职妈妈,她在家里更加关注孩子的教育。她是教育硕士背景出身,所以在教育方面她比我更加懂得孩子。

 

邵阳夫妇和两个孩子(照片由邵阳提供)

 

 

我们两个孩子的兴趣也是很不一样,老大很喜欢音乐,从小弹钢琴,还得过加州钢琴比赛的冠军,他也喜欢生物。儿子11年级对我们说,以后想去医学院,我就鼓励他到医院去实习,并给他提供一些帮助。老大今年已经大学毕业了,他在耶鲁大学双修生物和音乐,现在他在耶鲁大学音乐学院工作(take a gap year), 正在申请医学院,继续学习。

 

我家女儿在11年级,忽然对我们说想考 RISD (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 罗岛艺术学院。当时我们很惊讶,她从没上过画画班,从没参加过这方面的课外活动,不像他哥哥很小就开始弹钢琴。但是因为孩子喜欢,太太和我就支持她,马上帮她找画画老师,接送她去画画,找地方指导她做艺术作品集。那时我们送她到画室画画,她一画就是一天。后来她考上了罗岛艺术学院(其实我和你在同一个艺术家长群很长时间了)。

 

Q:您有全职的工作,两个孩子,还做那么多义工,您是如何有效利用时间的?

 

A:我高中的时候在学校当学生会主席,而且是校体育田径队的队长,这些都要求我在时间管理上比较有效。参与社会工作和体育锻炼,我就比较懂得自律和时间管理的重要性,所以做事效率比较高。我的兴趣比较广泛,是一个典型的“一心多用”的人。

 

Q:美国的学校与中国的学校很不同,您当了4年的学区委员,您觉得这里的家长在学区、学校应该是什么角色?什么因素决定学区的质量?

 

A:家长参与学校的管理,真是太重要了。我总是对家长说,不要过多地把眼睛盯在孩子身上,不要过多地关注孩子,而是要更多地注重学校和学区的大环境。你要参与,你要发声,你可以到PTA去做义工。

 

家长可能不知道每个学区都有很大的空间和权力来决定课程的设置,教材的使用,怎么考试,这些对孩子的教育有着很大的影响。

 

当学生的利益,家长的利益和教师员工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你可以说话,也可以找代言人说话。家长的参与和沟通,在子女的学校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我们菲利蒙学区有五所高中,每所学校得到的资源都是一样的,甚至后进的高中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但是学校的质量很不同。这是为什么?我们分析了造成的同一个学区中学校质量的不同的原因,主要是当地家长的构成不同,也就是说是家长的原因。 这里包括家长受教育的程度、他们对孩子的期待、家长的努力、家长的投资、还有家长跟学校的合作,家长的捐赠等等。因为这些不同,决定了学校的质量不同。所以说学生的质量和学校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长的质量。

 

邵阳和他的支持者(照片由邵阳提供)

 

Q:您能不能谈一谈这次竞选市议员的过程?听说这次选举竞争很激烈。还有一个敏感的话题,就是您反对用新的性教材,引起一些人的反对。有什么经验和教训可以跟大家分享?

 

A:这个要从我的竞选理念说起,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当选,我的目的是为了能够为家长和学生代言。

 

在我当学区委员的过程中,我就非常关注教材的内容和教材的设置。我们在收集家长意见时就知道家长的观点。当我发现这些观点跟学校教师工会的意见有冲突的时候,你应该站在哪一边?我当然是站在家长这一边。

 

我花了几十个小时的时间,很认真地研读了3Rs性教材。很多家长也觉得这套新教材的内容不适合小学、初中的学生;学生涉及性行为将面临的严重的法律后果也没有提到。我们成立了由家长、老师、社会人士共同组成的健康委员会,审阅现行多种性教材,明年一月份将把推荐的教材提交给学区委员们投票表决。

 

我的观点跟教师工会的态度不一样,于是就有一些人抹黑,举着牌子说我是反对教师;反对LGBT等等。但是这种攻击和打击都没有改变我的竞选理念,因为我是希望为选民发声。

 

我也知道出来做事总会有人支持你,总会有人反对你。我参政不是为了所有人的肯定,而是希望找到一条回馈社会,帮助他人的渠道。第一次有人举着牌子当面反对我,我就会脸红。现在经过了那么多年,我坚强多了,因为从政的理念,再加上信仰的力量,所以我不怕。

 

Q:今年 3月菲利蒙市荣登美国最幸福城市榜首。您当选市议员后有什么工作目标?

 

A:  我很高兴菲利蒙吸引了很多人来居住。我希望把在学区委员任上所学到的经验,应用到市政府营运上,能够参与改善本市的住宅开发、招商引资、交通拥堵和可负担住房建设,并为学区建设提供合作与支持。

 

由于过度的开发给社区和学校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们要跟市政府合作,要减缓开发的过程;要重新审查开发的总体规划 (general plan),希望能有一个比较全面和长远的发展规划。我们也希望跟开发商建立一个双赢的局面。比如说2017年,有开发商出地出钱给我们盖校舍,明年二月即将完工。

 

我希望自己的立场是独立的,因此在我竞选的过程中,我没有接收工会的任何捐赠,也不接受开发商的捐赠。

 

邵阳参加竞选活动(照片由邵阳提供)

 

Q:最后一个问题,怎么鼓励更多的华人站出来服务社区和竞选公职?

 

A:服务社区和竞选公职是两方面的事情。一方面我们要鼓励更多的华人出来服务社区和关注社区和城市的建设。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华人站出来竞选公职,但是一定要从最基层做起,要积累经验,选举上我们也要有策略。我们要把大环境看清楚。否则大家一窝蜂出来竞选,客观上的效果只是分票,这不是华人团结一致应有的策略。比如说我们学区这次竞选学区委员,有七位参选,三位是华人,但是华人一个也没选上,就是因为分票的缘故。

 

一方面我们呼吁华人服务社区,另外一方面还是要有选举策略。选举学区委员和市议员是不分党派的,所以我们可以团结各个党派的人,没必要给自己站队,这也是一种策略和经验。

 

 谢谢您的时间。再次祝贺您当选菲利蒙市议员。

 

12/2/2018 采访

12/10/2018 完稿

 

注:今天(12/11/18 )正好是邵阳就职宣誓成为佛利蒙市议员的日子 。谨以这篇小文见证和分享邵阳从学区委员到市议员的心路历程。

 

 

 

写在后面
 
接受了我的采访后,邵阳博士马上要赶到 Fremont, 参加由爱飞扬中文学校 (IFY Chinese School) 和慕主先锋教会(FRCC) 联合举办的 “启动人生潜力” 的演讲会和分享会。 邵阳分享的内容十分精彩,为此作个简单的介绍。

 

邵阳在12/2/18 的分享会上 (照片由晓霜拍摄)

 

 

首先,大家祝贺邵阳博士当选为菲利蒙的市议员。

 

上半场由邵阳博士跟青少年分享 “启动人生的潜力”的演讲。

 

他希望青少年能够培养五种技能和品德 (non cognitive skills):资源丰富 (resourcefulness);坚定不懈 (resilience) ; 志向远大(ambition); 职业精神 (professionalism) ;诚信廉正( integrity)。

 

邵阳给每个青少年一份问卷,让他们回答以下15个问题。

 

 

1) 你的家人是否经常吵架?

Did your family quarrel intensively a lot?

 

2) 您有时觉得与父母交谈需要小心吗?

Did you sometimes feel talking with parents needed to be careful?

 

3) 您的父母是否感到内心的压力,冲动,强烈渴望获得富裕或其他一些东西?

Did your parents feel much inner pressure, urge, strong desire to get wealthy orsome other things?

 

4) 你父母觉得他们必须保持一定的公众形象吗?

Did your parents feel they had to maintain certain public image?

 

5) 你父母对你很重要吗?

Were your parents critical to you?

 

6) 你觉得当你的分数和表现好的时候,你会被家人更喜欢、更接受吗?

Did you feel when your scores and performance is good, you were more be liked andaccepted by family members?

 

7) 当发生冲突时,你的家人是否互相攻击和侮辱?

When had conflicts, did your family members attack and insult each other?

 

8) 当你住在家里时,有时你是否会觉得光听一位家庭成员的话很难了解他/她的真实想法和感受?

When you lived at home, did you sometimes feel it is very hard to know a family member’s true meaning/feeling just by listening to his/her words?

 

9) 在你的家里,有人会无礼地向别人发号施令吗?

In your home did you have some one who insolently gave orders to others?

 

10) 你家里是否有人让你觉得你必须和他/她一致,才能避免冲突?

Did some one in your family make you feel you had to go along with him/her, so that conflicts could be avoided?

 

11) 在你年轻的时候,你是否觉得自由表达不自在?

In your youth, did you feel uncomfortable to express freely?

 

12) 当你被侮辱或在家外失败并感到不安时,你是否不想告诉父母?

When you were insulted or had failure outside home, and felt upset, did you not want to tell your parent?

 

13) 当你想要休息或放松时,你想出去玩,还是想回家?

When you wanted to take a break or just relaxed, would you like to go out side and play, rather than went back home?

 

14) 作为一个孩子,你有时会对家庭成员聚会感到压力吗?

As a child did you sometimes feel pressure about family member gathering?

 

15) 你觉得你的家人常常和其他家庭比较吗?

Did you think your family is common compare with other families?

 

 

每个学生给自己的问卷打分,看看答案中有几个“是”(Yes) 的回答。注:读者朋友,也许你也可以把这个问卷给你的孩子做一下,看看他们的回答。)

 

邵阳给大家分享了两个科学实验。

 

老鼠实验证明父母的经历可以直接传递给他们的孩子 。

 

埃默里大学 (Emory University) 的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教授,通过在小鼠身上做实验,发现父母关于创伤或者恐惧(fear)的经历可以直接传递给他们的后代,这些信息是通过遗传继承的。

 

研究人员让老鼠接受电击时同时让他们闻到某种气味,后来这些接受训练的老鼠,在没有电击时闻到那种气味会条件反射变得害怕,身体反应如同遭到电击一样。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发现这些老鼠的第二代,第三代也会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害怕某种特殊气味,身体会有同样惊吓的反应。

 

研究人员还发现雌性老鼠和雄性老鼠都可以传递经历的对气味的敏感性给他们的孩子,这种敏感性不是通过社交互动传递的。即使通过体外受精小鼠也会发生遗传,并且敏感性甚至出现在第二代、第三代中。

 

该实验结果于2013年12月1日在 “Nature Neuroscience”上发表,它让人们了解父母的创伤或者恐惧的经历可以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后代。

 

那么人类呢?科学家也有很多实验证明父母对孩子的巨大影响。

 

例如 Simon 实验表明母亲对孩子在情感上的关心和满足会让孩子在学习能力上有超常的发挥。

 

科学实验告诉我们,青少年“启动人生潜力”离不开父母的影响。

 

下半场邵阳博士接着分享青少年面临的問題和父母应该怎么做。

 

邵阳谈到,也许有些父母已经记不清自己的青少年时期是怎样度过的,有些父母对自己青少年时期受到的创伤仍然历历在目。我们应该怎么对待今天的青少年?我们应该怎么帮助他们?

 

一位家长在仔细阅读孩子的问卷 (12/2/18 分享会,照片由晓霜拍摄)

 

每位家长应该都拿到了刚才孩子做的问卷。 上面的问卷一共有15道题,大家看一下你孩子填了几个“是”。

 

第一类家庭。如果你的孩子填了 “0 到 4” 个“是”,这是“爱的家庭”。它是孩子理想的生长环境。据统计,它在总人口中占1/3。 这些家庭的特点是“长幼不分”,充分自由,当然不是过度放纵。每个人都有安全感,可以说他们在家里不装不端,愿意分享。 家庭成员之间的爱是无条件的。彼此在情感上可以得到充分的满足,父母孩子都富有同理心。

 

第二类家庭。如果你的孩子填了 “5 到 10” 个“是”,这是“注重表现的家庭” (performance orientated families) 。据统计,它在总人口中占1/2。 这些家庭不是不爱孩子,而是给孩子一种感觉,父母的爱是有条件的。比如说,“你考试成绩好的话,我就带你去迪士尼玩。” 家长暗示孩子,他们有好的结果才会有回报,父母的爱是有条件的,孩子要用努力去得到父母的爱。这样的家庭,往往孩子会报喜不报忧,孩子竞争意识强,压力会很大。

 

第三类家庭。如果你的孩子填了 “11 到15” 个“是”,我们称之为“不健康的家庭”。据统计,它在总人口中占1/6。 当然问卷可以有更多的问题,回答可以有更多的“是”。 这些家庭往往父母是有严重缺憾的,例如父母自己有不良嗜好,没有精力管孩子,父母会忽视孩子。孩子也会感到父母的忽视,他们有时候会把父母的责任加到自己的身上;甚至希望逃避。孩子在情感上得不到满足,或者说他们在精神和情感上很贫乏,也往往会有健康问题。

 

我们在这里讲各种类型的家庭,并不是讲好和坏,而是我们要知道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为了开启孩子未来的潜力,所以我们一起来学习。

 

这三种不同的原生家庭出生的夫妻在一起生活也会有很多分歧,有时会造成冲突,在孩子的教育理念上也会很不同,所以我希望大家能意识到它们的不同。

 

第一类家庭的孩子,他们的情感是丰富的,是可以得到完全满足的,家庭成员之间互相鼓励、互相信任,孩子也富有同情心。这些孩子往往精神上很放松,不那么注重结果。他们不怕失败,充满自信,这类家庭容易激发孩子的潜能。

 

第二类家庭的孩子,他们的学习成绩往往会比第一类家庭的孩子更好,因为他们会努力表现,赢得成绩来得到父母和他人的承认,但是往往没有安全感,害怕失败。

 

我们要考虑培养孩子的目标,只是让孩子上名校呢?还是让他们有一个丰富快乐和充分发挥他们潜能的人生。

 

第三类家庭的孩子,他们在情感上是有严重缺陷的,他们在学习成绩上往往有两极分化的现象,可以很好,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现状;也可能很差,那是一种自我放弃。他们在精神上、身体上常常有问题,情感生活是非常贫困的。据统计,他们还常常有一些疾病。

 

行为科学家已经做过很多实验,如何衡量压力的大小,他们把压力量化。

 

现代科学研究表明,人的身体中存在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应急机制。当人突然受到惊吓时,交感神经自动地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大脑随即命令肾上腺大量分泌肾上腺素进入血液。肾上腺素是由肾上腺髓质所产生的重要激素,能使心率加速、血管收缩、血压升高、血糖增加、支气管和胃肠道平滑肌松驰、瞳孔扩大、肌肉快速收缩,从而聚集起机体全部力量,迅速作出抵御或逃避危险的反应。

 

对于人类来说,应急机制是保护自己生存的必要手段,不可缺少。但是,如果人一直处于精神紧张或者惊吓状态,就会严重地伤害身体,还会导致各种疾病。

 

我当学区委员以后,开始进一步学习和研究青少年的健康问题,发现他们的压力很大。我们华人家长往往只在乎孩子的成绩和表现,而没有对他们情感的需要给予足够的关注,这是我们致命的弱点

 

青少年如何开启他们的人生潜力,我们家长要激发孩子的潜能,我们要给孩子选择的权利和空间,让他们不断去尝试新的东西,我们要允许他们失败。当他们失败的时候,他们可以从父母那里得到安慰和鼓励,当孩子感到你的信任和爱,就不怕失败,这样的孩子才能飞得更高更远。

 

如果孩子只能生活在父母给他们设计的框架里面,在那个框架里永远风平浪静,一旦他们离开父母规划的框架,他们就不知如何生活,这不是我们给孩子最好的安排。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有更多的选择,希望他们能充分发展他们的潜力。

 

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我希望家长能够配合,父母能够同心,当你给予孩子无条件的爱,你会看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参考资料:

Micecan inherit learned sensitivity to a smell By Quinn Eastman,Woodruff HealthSciences Center (Dec. 2, 2013)

 

* * * * * * 

 

 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01 “我不会轻易放弃!” 访谈趙嬿,新当选的 Saratoga 市议员

02 斯坦福大学教授和CEO妈妈:相信我们的孩子

03 通向成功的多元化之路

04 我在哈佛毕业30周年同学会上学到的30个人生真相

 

 

 

 

 
分享文章

赠送文学城首页广告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