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指南 > 教育宝典

洛杉矶学区的家长,要远离公立学校

文章来源 : 汗滴米高 2019年02月01日 分享文章 3213

轰轰烈烈的洛杉矶联合学区老师罢工上星期结束了,尽管老师工会宣布这是“历史性的胜利“,其实老师们输了,输得彻底,而且狼狈。但是最大的输家不是老师(一份工作),也不是学区(一个公立机构),而是家长和他们的孩子们(一生)。

在老师罢工期间,我请假一个星期,申请去了我孩子的小学校当了一个星期的义工,给四年级的学生当老师助理。见到的公立学校的状况,可以说是触目惊心。说是震惊也不过分。

下面我就四方面说出自己的感受: 学生,家长,老师,社区。

1. 四年级小学生已经可以看到他们的前途了。

四年级的学生,还有15-20% 的学生不会拼写基本的英语。 20-25% 的学生不会简单的乘除。例如 40×15.  一个小学4年班级正常条件下大约有35个学生,大约5-7个没有任何学习的欲望。 他们的破坏力惊人,因为他们会拖累别的学生学习。他们不理解老师的教学内容,会觉着上课非常无聊。 这个年纪的孩子们都不能老老实实地坐着, 就会不停地给身边的学生捣乱,找他们说话,影响他们。 4年纪的孩子们都没有什么自制力,常常被这些什么也不会,也不想学习的学生给影响了。  老师不会把教学精力放在这5-7个学生身上,因为会拖累整个课堂的学习进度。 基本上,老师在教学上把他们放弃了。可是,老师的绝大部分时间花在这5-7个学生的课堂纪律上面。 老师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教学。 别忘了,所有的家长都有选票的,他们可以选学区的教育委员。 教育委员制定学区的政策,影响学校的运作。 这就造成了美国的文化是要追求政治正确, 就是说“孩子都是好孩子, 学生都是好学生”。 困于社会制度,学校根本不能(因为不合法),也不敢把不同成绩的学生给分开,所以就做不到因材施教。 结果就是有能力学习好的学生被拖累,学习的内容没有深度。 没有能力的学生,根本啥也不学。 (如果孩子都是好孩子,那这个社会就没有必要有监狱了)


2. 家长和学生是教育制度的最大受害者, 同时家长也是失败的教育制度的源头。

我做义工的学校,可以感觉到40%-50%以上的家长没有真正关心过自己孩子的学习。他们可以给孩子买名牌的衣服,名牌的鞋子,但是舍不得时间和金钱给孩子补习课程。花钱容易,新的Air Jordan穿上立刻帅了不少。 可是补习课程是要家长常年如一日的付出。 洛杉矶学区50%以上的家长 ,怪罪文化也好,怪罪收入也好,他们就是做不到这么长期地付出。 因为这种付出太辛苦, 而且要长期的坚持。这绝不只是钱的事情,是家长的价值观的定位。 他们可以花钱给孩子的头发上涂抹昂贵的发胶,可以每个星期天去教堂吃喝聚会, 但不会每个星期一次带孩子去补习课程。 不只是舍不得钱,是做事情不能坚持这份辛苦。 学习是日积月累的辛苦,换来丰厚的回报(职业技能+高薪工作)。 小学生3个月不学习,就会被别的同学在学习上甩下一大截,6个月都不能追赶上。 到高中时候,基本上在学习上就没有希望了。 这里说的是普遍现象,有个别的学生40岁觉醒了,重新学高中的课程,也能博士毕业。 这种特殊情况不是我们在这里讨论的。

学生要想好好学,就要自己和家长有非常高的自律。 或者课后家长送补习班。 大部分家长都知道,都是读过小学的,如果没有压力,学生哪里有喜欢努力读书的。 这些家长有许多别的说辞, 他们的理由是收入不平等,没钱去补习,社区不平等,自己住的社区没有比华利山社区安全。 现在许多家长(特指某一个族裔)每个月可以带孩子去3次亲戚朋友的派对,每次都要大半天。 他们不带孩子去补习。 这是生活方式的问题,是家长选择的优先权问题, 和收入没关系。

家长都有选票,在上大学时候,他们不会检讨自己的努力和付出,他们会说这是社会制度的不公,收入的不平等。 这些家长会问: 为什么我们的族裔占学区学生的80%, 而我们的大学的入学率只有40%? 这个时候,这些有投票权的家长会要求“教育平权”, 就是说按照族裔比例,来分配上大学的名额,不是按照学习的成绩和平时的付出。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把上大学的标准模糊化,就是现在所谓的”申请人综合评估“。  没有了直接的量化标准, 就不能分出名次了, 就”教育平权“ 了。  结果就是学习理科(有量化的标准)的美国人越来越少, 学习文科(没有直接的量化标准)的越来越多。 华人非常实际,喜欢学理科, 因为文科生的竞争大(教育平权导致的),就业收入不不如理科生理想。 


3. 老师,无可奈何的职业。

老师也有家庭要养,也有孩子要养,罢工要求加薪是情理之中。 在薪水方面,这次罢工没有得到他们想得到的。老师工会非常聪明,立刻改变了说法,说我们从来就是为了学生争取利益,不是为了自己。

罢工就是个博弈过程,看劳资双方(老师和学区双方)谁先支持不住。 最后发现,老师和学区都支持不住了,最后便宜了"特许经营学校"。 

洛杉矶联合学区有一个独特现象,就是"特许经营学校"。 特许经营学校本质是私人管理的公立学校, 但是不要家长出钱, 钱是政府出的。  公立学区的收入是靠州政府按照学生的人头拨款。 如果学生家长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特许经营学校, 就等于把州政府给自己孩子的那份钱带给了特许经营学校。说白了就是挖公立学校的墙角。  特许经营学校的老师没有工会,工资相对低,福利差。 老师为了保住工作,努力教学。 家长会为自己的孩子做最好的选择,负责任的家长关心自己孩子的学习,就把孩子送去特许经营学校。 特许经营学校的学生家长抓得紧, 自然成绩好,上大学比例高。

洛杉矶学区老师罢工期间,学生不来学校了,这期间学区(资方)也没有收入了,因为学生不上课,州政府就不给钱。 可是这段时间"特许经营学校"的老师没有罢工(没有工会),许多学生家长怕学生不学习,就把学生送去"特许经营学校"了。学区收入进一步减少,自然要裁员,老师就有风险被裁员。 老师罢工期间没有薪水,还要冒着被裁员的风险,自然就没有坚持罢工的欲望了。 公立学校老师有工作保障,有好的福利保障,努力和不努力教书都挣一样的钱,就失去了教学动力。 社会的制度有不允许严格管教学生。 学生打老师,没事儿。 老师不能惩罚学生。 这种制度就逼着老师说假话,不说学生的缺点,努力找学生的优点,经常对家长赞美学生。 老师的逻辑是:我就忍着,教这个学生180天(加州学生上课时间是180天),之后就没有我的什么事情了,我不能给自己找麻烦。

老师特别喜欢教英语课,因为英语课没有严格的量化标准。 老师特别不喜欢教数学课,因为数学的结果只能有一个答案,对错有一个量化的标准。数学的学习要经过长期的练习来培养,要经常的进行考试来找学生的知识点不足。 学生的家长都很难坚持监督和陪伴自己孩子的学习,老师更不会坚持了。小学老师本身数学就非常不好,大部分都有“数学综合症”, 就是怕教学生数学课。 所以大部分小学生的数学成绩平平。  小学没有好的数学基础,中学就要非常努力才能勉强把数学跟上。如果中学时数学没有特别的努力,高中时候,数学只能放弃了。 很不幸,数学又是所以STEM科学科目的基础。 这就是美国大学STEM学生比较少的原因。有解决的办法吗? 当然有。 就是每个州把当老师的资格考试调整一下。 必须要求有足够的大学数学学分才能参加老师资格考试。 这样老师的数学水平就提高了。 老师的水平是100, 才能教学生70. 现在老师的数学水平才40, 能教学生20 就不错了。  道理是非常简单,可主管教师资格的州政府做不到, 因为教师工会反对。 教师工会怕这样教师的人数会减少,就没有人缴纳工会会费了。 教师工会拿钱搞政治捐献, 这种法案根本到不了选票上面。哪里是为了孩子们的利益。  很高比率的公校老师就是混日子,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制度就是这样, 

现在洛杉矶学区20% 的家长看到了问题, 为了自己孩子的前途, 就送自己的孩子去"特许经营学校“。 公立学校学生流失,收入就减少。 没钱自然就只好裁减老师了。 老师不想失业, 这话又不能明说, 就想了两个办法来对抗。 第一个办法是罢工提议缩减课堂的学生人数,就是小班制。 这样就会增加老师的人数。  第二个办法就是罢工要求学区限制”特许经营学校“的数量。

小班制,每个班级减少2个学生,当然也不能保证教学质量。  但这样就能增加1500名老师左右,教师工会就会壮大。 就算学区真没钱了,要裁员,也是先辞退年资最新的年轻老师,资格久的老师的职位就安全了。 这个办法非常缺德, 所以不能明说,只能说要求为了孩子们,要"小班制"。 

老师同时要求减少考试,这样学生的成绩就会被隐藏起来。 老师教的好坏就没有办法考核了。 特许经营学校是州的法律在监管,学区说了不算, 老师也没有实际可行的办法。所以这次老师罢工, 根本没有取得什么胜利,学生的利益也没有被保证。  

大部分老师都想好好教学,通过自己的教学能改变学生的命运。 可惜的是, 在目前的制度下, 做不到因材施教。 只能靠学生自己的造化。 家里抓的紧的,就是造化好。 家里如果不管自己的学习,靠学校老师的,就可以洗洗睡了。 所有的事情都要例外。 我们附近有Troy High School, 里面有一个Troy Tech的项目, 就是考试择优录取。它吸引了附近顶尖的学生,所以整个学校的水平都被提高了。 整个加州公立高中排名第三。 我猜这个学校早晚会被民权组织控告,因为教育没有平权。 现在橙县是保守的县,所以还没有人告。现在慢慢在变成自由派的地盘,学区被告也是早晚的事情。

 

4. 社区,败落得不可逆转。

如果你坐过洛杉矶地区的地铁Blue Line,你就知道有多么糟糕。 我带我的北京朋友坐过一次,他惊讶得说不出话,以为到了墨西哥。 车上的和车站的尿骚味就不说了,我已经闻不出来了,习惯了。 这样的众多社区,住户晚上绝对不敢出门的。 在这样的社区,能有几个“凤凰男,凤凰女”飞出来? 这里的家长们做不了“孟母三迁”,没有资源,没有自己的内动力,没有社会的帮助。稍微漂亮一点的女孩,都成了周围无业辍学男孩的猎物。这种社区环境和文化传统,把他们紧紧地箍在糟糕的社区里。 洛杉矶市中心的游民社区,人数达到31516(2018年5月统计), 这3万人步行20分钟就到了Staple Center附近的高档社区。 这些高档社区的, 过百万的Condo的住户,晚上在街上走,根本没有基本的安全保障。(当然,他们也不会在街上走)。 我不认为这种状况是可持续的。 洛杉矶的高档高层住宅,现在的高价钱是很难维持的。

怎么办? 目前没有好的办法,社会制度就是这样。有资源的家庭,要么"孟母三迁",要么去私立学校。 没有资源的家庭,就要充分利用现有的公立资源, 去口碑好的“特许经营学校”。 不管去哪里,都要管自己孩子的学习,一定送去补习班,把孩子的时间给利用起来。

分享文章

赠送文学城首页广告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