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指南 > 社区信息

“弟弟脑死”…拔管后发现是重名陌生人,纽约女子愤而起诉

文章来源 : 纽约邮报 2019年01月29日 分享文章 3218

美国中文网 据《纽约邮报》报道,2018年7月15日,40岁弗雷德里克•克拉伦斯•威廉姆斯因吸毒过量被送往纽约布朗士的圣巴纳巴斯医院。他入院时已经意识昏迷,但身上的社安卡明白无误地显示出他的身份。医院通知了舍丽尔•鲍威尔:“你弟弟病危。” 

 

鲍威尔的表弟叫弗雷德里克•威廉姆斯,同样是40岁,但没有中间名。一听到这个消息,鲍威尔马上赶到医院。“病床上的人嘴里插着管子,脖子上有颈托,看上去有些浮肿……但他很像我弟弟。”鲍威尔回忆说。“他已经不能说话。医院只是默认,这就是我的表弟。”

 

两天之后,圣圣巴纳巴斯医院的医生告诉他,病人已经脑死亡了。“这可是我的表弟啊……我非常伤心、焦虑,大哭大叫,给每个人打电话。这简直糟透了。”眼看恢复无望,鲍威尔联系了远在南方的亲友,来和威廉姆斯做“最后的告别”。

 

“弟弟脑死”…拔管后发现是重名陌生人,纽约女子愤而起诉_图1-3

涉事医院

 

鲍威尔承认,她的姐姐第一眼见到病床上的人时,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这个人比她们的弟弟要强壮很多。不过,病人当时全身浮肿,鲍威尔的姐姐再凑近看时,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最终,7月29日,在亲属的陪伴下,鲍威尔签字同意移除病人的生命支持设备。这对威廉姆斯的两个17岁和18岁的女儿来说,尤其令人绝望。她们分别从维吉尼亚州和纽约布鲁克林赶来医院送别“父亲”,挽着“父亲”的手,直到他离开人世。

 

不过,验尸官办公室的尸检又重新让鲍威尔一家陷入震惊:在安排葬礼时,他们致电鲍威尔,后者这才发现,死者原来是弗雷德里克•克拉伦斯•威廉姆斯。“他们的电话来得正是时候,”鲍威尔说,“(在哀悼完别人后)我们差点又要埋葬别人了。”

 

之后,事情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威廉姆斯——鲍威尔的表弟,于7月1日袭击别人,“医院闹剧”发生时他正在坐牢。于是,鲍威尔去了威廉姆斯的下次听证——只为了看看他。“实在是难以置信。看到他时,我终于如释重负。”

 

另外,她还和监狱里的弟弟通了电话,解释她为什么同意给“他”“拔管”。鲍威尔说,“他质问我,‘你想杀了我吗?’我只好解释,脑死亡后已经无力回天了。”威廉姆斯在监狱里接受采访时也说,他已经原谅了姐姐给自己“拔管”。但他还是在生医院的气,“他们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鲍威尔的律师表示,发起诉讼就是为了要求彻查此事,以及得到一个道歉。另一方面,鲍威尔也一直在寻求了解弗雷德里克•克拉伦斯•威廉姆斯的信息,并希望向他的家人致以哀悼,但验尸官办公室以隐私为由拒绝提供。院方则表示,这起诉讼“没有依据”。

 

但这件事一直在鲍威尔心中萦绕。“我全程见证了他的死亡,”鲍威尔说,“一方面我很庆幸,他实际上不是我表弟;但另一方面,这相当于是我把别人的兄弟杀死了。”

分享文章

赠送文学城首页广告30天